第 19 章 (第1/3页)

傅清辉闻言一愣,随即垂眸看向蒋星重。

同傅清辉眼神相接的瞬间,蒋星重莫名便觉心底一寒,他的眼神,利如锋刃。

蒋星重隐隐觉出一丝不对,凡她见过卖身为奴的小厮,大多在地位更高的人发怒时,多少都会流露惧怕,哪怕不是自家主子。毕竟他们会担心失了规矩,被告状到自家主子跟前从而受罚。

可傅清辉不同,听到她的质问,反而愣了一下,就好像没料到她会这般同他说话,随后看向她的动作,也是从容不迫,眼神如此锋利,没有任何惧怕。

蒋星重迎着傅清辉锋利的目光盯了一会儿,忽地眉心一跳,意识到什么,这名唤作清辉的小厮,恐怕不是寻常小厮。

言公子既有夺取皇位的野心,那他肯定并非全无准备,眼前这人,恐怕是他以小厮之名收在自己身边的幕僚!

定是如此!

念及此,蒋星重收回目光,对傅清辉道:“你盯着我也没用,我与你家公子,是合作关系,并非主仆关系。我已在此处住了两夜,言公子还不见踪影,那便替我转告你家公子,待他有空之后,我们再见。”

说着,蒋星重一把扣住傅清辉的手腕,用力一扬,将他的手臂甩开,随后大步往外走去。

“站住!”傅清辉在蒋星重身后沉声道:“若我不点头,姑娘今日怕是出不了这宅子的门。”

蒋星重闻言立时转身,横了傅清辉一眼,质问道:“住在这里两夜了,我不更衣吗?全然不顾府中事务码?父兄不担心吗?”

傅清辉目光从蒋星重面上掠过,看向一侧,道:“若要更衣,我着人给您送来便是。府中事务,想来姑娘几日不回去,也会有人打理。至于明威将军和蒋主事,一个在北镇抚司,一个在武英殿,没工夫留意姑娘有没有回家。”

听着傅清辉的这席话,蒋星重似是想到什么,眼露狐疑,上下打量傅清辉几眼,随后问道:“如果我今日一定要走呢?”

傅清辉道:“要么姑娘杀了我,要么我只好失礼,用绳子捆了姑娘,强留姑娘多住几日。”

蒋星重闻言,牙关不由紧咬,徐徐点头,好好好,果然如此。她揣测得不错,恐怕是言公子对她尚有怀疑,这才故意晾着她,一来是想看看她的诚意,二来怕是也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日后好叫她唯命是从。

纵然被人这样对待心中不喜,但蒋星重觉得,也不是不能忍耐。

一来,言公子确实是谋朝篡位的不二人选,为了大昭,为了百姓,她个人的荣辱不值一提。

二来,毕竟是密谋造反,关系到九族性命的大事。她的父兄又是出了名的忠君爱国,言公子对她尚且有所怀疑,发难考验,倒也是寻常。

但也算是好事,他会这般在自己身上费心思,就证明她说的那些话,他是相信的。他相信自己有辅佐他的能力,但是目前还不太信任她这个人,需要再考验她一番。

思及至此,蒋星重心间的火气便消了些。

她再复看向傅清辉,微一挑眉,眼露不屑,对傅清辉道:“我可以继续等等,但你记得传话给你的主子,我蒋星重说一不二,说好辅佐他便一定会辅佐他,我蒋星重的命,从来都属于大招,属于那个能给大昭太平盛世的人。绝无二心!”

蒋星重狠狠瞪了傅清辉一眼,重新朝自己房间走去。

来到房门口,蒋星重忽地站住脚步,转头向傅清辉吩咐道:“给我送干净的衣服过来,还有热水,最好安排两个女婢伺候。”

她跟一个听人命令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但是言公子,他总不能一辈子不来见她,待下次见面,这气不得撒正主头上?说罢,蒋星重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并关上了门。

傅清辉盯着那扇紧闭的房门,神色间满是不耐与厌烦,他是万没想到,这蒋姑娘心性如此强大,都成了阶下囚,还敢如此趾高气扬。

可生气又有什么法子,他得照做。傅清辉深吸一口气,唤来了院中伺候的人。

而此时此刻,谢祯在养心殿中,刚批完这一日的折子。

他正准备偷空小憩片刻,怎料守在殿外的王永一忽地进来,通传道:“回禀陛下,锦衣卫镇抚使沈长宇觐见。”

谢祯重新坐回椅子上,道:“宣!”

沈长宇很快进来,气度如旧,只是不知为何,神色间有些苦闷,像是快哭了一般。

“臣沈长宇,拜见陛下。”沈长宇跪地行礼。

谢祯抬抬手,“平身吧,怎么了你?哭丧个脸。”

沈长宇恹恹道:“回陛下的话,若不然您重新给明威将军派个差事?”

谢祯闻言不解,道:“为何?叫他考核锦衣卫武艺是假,让他人进北镇抚司你们看着才是真,如何重拍差事?”

沈长宇捏住了飞鱼服的衣摆,道:“回陛下,明威将军自进了北镇抚司,就没闲过,无不认真地考核锦衣卫武艺。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借考核武艺之名同锦衣卫打架。他好似有用不完的力气,这三日下来,北镇抚司的锦衣卫,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