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疯了么 (第1/2页)

就提起来了。

既是出征,碧落仙子自然不可能宽袍长袖地过来,穿了一身劲装,连攀膊都没有系,漂亮地挽了一个枪花,对魔君粲然一笑:“倘若魔君不弃,指点晚辈几招如何?”

魔君,轻轻舔了舔那已经沾上了丹阳神君神血的手爪,歪着头,饶有兴致地看着碧落仙子:“好啊。”

于是,碧落仙子笑了一声,提枪对了上去。

这一幕无论是对于谁来说,冲击力都是够够的——凝月公主竟然打得比丹阳神君还漂亮!

那杆弑神枪在她手里竟然比在丹阳神君手里还矫若游龙!

当然,谁都得承认,凝月公主的修为是不如丹阳神君的,从她用出来的那些招式牵动的天地灵气数量就能看出来。

但,丝毫不影响,甚至挑战起了“最高端的打斗往往是以最朴素的法力对轰的方式进行的”的基本认知——凝月公主引动的天地灵气虽不多,却每次都恰好在魔君引动的魔气最脆弱之处,魔君的一招一式,无不是还没有真正使力便因招式被破而只能改招,其中憋屈难言,只有魔君的体会最为深刻。

但,大方向仍然是凝月公主没打过魔君——所以碧落仙子才能合情合理地回头吼一嗓子“还不走?!”

一嗓子吼完,副将如梦初醒,即便丹阳神君不乐意,副将也只是喊了一声“末将得罪”之后把丹阳神君控制住了,带着天兵天将飞快后退。

魔君一时半会儿没拿下碧落仙子,心头正自烦躁,当场也往后嗷了一嗓子“追!”

魔兵魔将自然是追了上去,不过魔君却是被碧落仙子留了下来:“魔君的对手是我。”

说这话的时候,碧落仙子气定神闲,笑意盈盈,哪里有刚才被打得节节败退的样子。

魔君恼了!

我还收拾不了你?

于是攻势愈发凌厉,碧落仙子也不敢托大,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

那场仗,天雷勾动地火。

天兵天将是护着丹阳神君撤退了,并不敢留在主战场上,但魔兵魔将是有体会的呀——哪能让魔君单枪匹马和那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打得昏天黑地我们却看戏呢?

追杀天兵天将是一回事,但多余的人手可以留下来帮一帮魔君嘛!

魔君,竟然没有拒绝。

可是没有一点用,碧落仙子收拾他们如同砍瓜切菜,甚至越打越在状态——女战神那个幻境里的魔君自带少羽神女的记忆,打得一点也不痛快,现在这个才是真正魔君应该有的水平嘛。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里的天庭,寄托了天庭世界和平梦想的永宁宫内,一杆已经不知落了多少年灰的长枪,在碧落仙子一招比一招的凌厉攻击之下,闪了一闪。

过不了多久,站在在玄光镜之前的明光神君与胡仙子,听到了玄光镜中一声凄惨的:“父君!救我!”

胡仙子面色大变,立刻让玄光镜清晰了起来,待看清楚了镜中是什么情形,明光神君匆忙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符,想都没有想地将那玉符投入了玄光镜中。

二仙动作的时候,幻境之中,碧落仙子已经把魔君逼得近乎毫无还手之力了——要是真的魔君,咬死了要和碧落仙子以血换血,碧落仙子铁定是换不过的。

但是,毕竟这里是幻境。

没有带记忆的少羽仙子,在普通的时候,并不会影响魔君的发挥,但是在魔君的爪子顶了碧落仙子的喉咙,碧落仙子的长枪也指着魔君要害的时候,少羽仙子是真的觉得自己要完了。

然后恢复了记忆。

接着毫无争议地被碧落仙子按着揍,在招架不住之下,自然只能场外求助。

场外求助,效果拔群——玉符入了玄光镜的同时,碧落仙子极其凌厉的一招,眼看着就能取了少羽神女小命。

少羽神女也知道碧落仙子这一枪的厉害,记忆中能用的只有魔君的绝招,便咬了咬牙,右手在左手手臂上一抓一扯,将手臂扯了下来,以手臂为剑迎上碧落仙子的枪,顶住了这要命的一招。

随后,少羽神女心口旋转而出一个黑黑的洞口,四周的灵气魔气无不被黑洞狂卷入内,而黑洞深处,也开始酝酿起一股极恐怖的,毁天灭地的气息。

很快,黑洞中就旋转而出一条透明的细线。

碧落仙子喉咙滚了滚,吞了一口口水。

不用谁解释,她都能感应到那细线出现时恐怖的力量,甚至连她自己身上的法力都有脱体而去的冲动,目标竟然是那一缕仿佛已经成为天道或者法则的细线。

细线动得很慢,但碧落仙子在自己原来那个世界见识过类似的场景,她知道,这条线只是最开始慢而已。

它会越来越快。

并且它锁定你了,那无论你躲到天涯海角,它都是要找到你的。凡人世界里常说什么“人生只有死亡和税收不可避免”,落到修仙界,就是像这样的用天道或者法则凝结出来的天罚之线,要么你解决它,要么它解决你,反正,不死不休。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