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求人 (第1/3页)

凌远琛最近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宝业集团隐瞒事实,出让有毒的土地,导致凌氏损失了一笔数额可观的流动资金。

紧接着,凌氏旗下子公司重金投资的几款游戏,陆氏抢先推出另几款设计高度重合的游戏。

创意剽窃,陆氏提前几天上线游戏,占领舆论上风,还倒打一耙污蔑是凌氏集团抄袭他们。

凌氏和宝业打着官司,又要走诉讼流程,告陆氏集团窃取商业机密和不正当竞争。

负面新闻和官司缠身,对公司的运营造成严重打击,不少合作方选择弃凌氏而去。

当然,好几方是被陆氏集团使手段挖走的。

凌远琛每天睁开眼睛,就听闻一个新噩耗。

不止……陆氏集团抓住机会,全线产品齐降价,靠着价格优势拼命抢占市场份额。

和搞房地产的林氏不同,陆家和凌家都是科技公司,旗下各类产品更是样样对标。

实打实的竞争对手,恩怨从祖辈累积至今。

“目光短浅。”

面对下属的汇报,凌远琛冷声评价。

价格战是生意场大忌,市场永远不会缺便宜的产品,把自己的价格弄到很低只会被打上便宜货的标签,短期利润低也收获不了长远的利益。

便宜货,果真和陆砚书本人一个样。

凌氏集团遭遇困境,凌远琛纵然忙碌,却并不慌乱,因为所有问题都只需要时间来解决。

“林小姐看到了吗?”陆砚书坐在她的办公桌上,一双长腿毫无印象地翘着,“我的能力。”

林镜一脸平静:“看到了。”

无论是宝业毒地、撞游戏,还是挖合作方和价格战,手段或多或少地有些卑鄙和下作了。

嗯……这非常符合反派的行事作风。

陆砚书理直气壮地讨要:“奖励呢。”

林镜剥下一瓣蜜橘:“喏,赏你的。”

“小气。”陆砚书嘟哝,甚至不是一整个,当他看见躺在她掌心的一瓣橘子后,目光变沉了。

“要不你喂我?”他歪着头,故意问。

“想吃自己拿。”林镜可会不惯着他。

“好吧。”陆砚书俯下身体,柔软唇瓣贴了过来,湿润的舌尖舔舐过她的掌心,卷走了橘子。

“你是狗么?”林镜抽了张纸巾,细细擦手。

她不就是把他当狗使唤么?

主人和狗,一些爱的小游戏罢了,他喜欢。

陆砚书挨了怼,干脆在办公桌侧着躺下了。

他领口上方的两颗扣子没有扣紧,躺着时散开一片,露出过分白皙但结实的胸膛,没个正经样。

“等凌氏集团破产,你打算……”陆砚书说起他自出生以来便为之奋斗的目标,“怎么对付凌远琛?”

“唔。”林镜沉思,“让他跳脱衣舞给我看?”

真会想招,无论是未婚妻出轨,还是跳脱衣舞,全照着凌远琛最在意的自尊心和脸面踩。

以凌远琛的性格,估计宁可去跳楼。

要是早发现林楚诺是个如此有趣的人就好了,和她联手光是气都能将凌远琛气出毛病来。

“林小姐,”陆砚书眨了眨眼睛,越看她越觉得喜欢,“我们简直是灵魂伴侣,天生的一对。”

林镜将剩余的橘子塞进他嘴里:“你有病?”

“大反派是有病,”系统解答,“原著中没有详细提及,其实他小时候被绑架虐待过,导致……”

“不关心,不重要,”林镜打断它,“闭嘴。”

反派悲惨的人生经历,和她没半毛钱关系。

“我有病,”陆砚书含笑,“得了爱你的病。”

林镜叹气:“幸好我没病。”

陆砚书听了她的话,闷闷地笑了好一会儿。

他老爸总觉得凌远琛稳重,而他太不着调,唯有林楚诺能平静自然地接住他的疯言疯语。

这样叫人怎么能不喜欢她?

他笑累了:“你想看脱衣舞的话,找我呀?”

林镜:“你会跳脱衣舞吗?”

“……………”陆砚书如实回答,“我不会。”

林镜:“那你抓紧时间,报个班好好学学。”

陆砚书放肆地笑出声:“好,我一定报班。”

***

凌氏集团真正的麻烦,终于到来了。

海外的合作方奥菲集团毫无缘由地翻脸,宣布将在合约结束后停止对凌氏集团芯片的供应。

芯片对科技公司的发展是最重要的基石,数码、家用电器乃至所有智能产品都要用到芯片。

而国内的芯片制造产业尚不够发达,这方面的核心技术一直被奥菲集团牢牢把控。

没有了高端芯片,才是灭顶的打击。

听闻奥菲的话事人奥菲莲娜在港市。

凌远琛推掉了所有工作,飞到港市,求见奥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