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第1/2页)

夏油杰又盯着看了会儿,直到五条悟高挺的鼻梁尖端,倏然冒出一个代表睡觉的小泡泡。

。oo

原来是睡着了啊……

黑发青年无奈地走过去,在猫猫亦步亦趋睁着圆溜溜大眼睛的监督下,围绕着五条悟包粽子一样盖好了被子。

平日里睡眠较浅的对方罕见地没醒,夏油杰深知这次对于瞬移点的重置的确消耗了他不少精力。

想了想,他还是将身后凑脑袋过来好奇看便便造型老父亲的猫猫从地上捡起来,抱着有一点挣扎的小家伙悄声离开了房间。

等轻轻掩上门,被放回地面的猫猫便迅速拖拉着小拖鞋哒哒哒哒往远离夏油的方向跑远了。

躲着他似的,小女孩缩在真皮沙发扶手后,只露出半个小脑袋远远地看着他。

夏油杰苦笑了一下,全当是刚刚不小心将猫猫创飞所以让她记仇了。

没大放在心上。

玄关这时传来说话声。

伏黑惠领着刚过来的伏黑津美纪出现在客厅里。

“夏油先生,打扰啦。”

少女微笑地问好,夏油杰看到她手里提着一只12寸的生日蛋糕。

愣了愣,下意识扫了眼挂在墙壁的家庭日历。

日历上,翻到“12月”的那面前边6个数字皆被划掉,7的数字外围则被圈出来一个红色的圈。

圈旁用熟悉的字迹写着“五条大笨蛋的生日”,一看便是菜菜子的笔记。

角落里一个笑脸的小图案大约则出自美美子。

对哦,生日。

黑发咒术师微妙挑挑眉。

说来惭愧,他完全忘记了。

或许不仅是他,就连某个家伙本人也都忙到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明明高专时期是会吵着闹着在校园里嚷嚷着挨个问人要礼物的性格,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不这么做了。

或许这就是成长……

不,这就是社畜吧。

看着那边已经商量着要如何布置现场的姐弟,美美子和菜菜子的议论声也从打开的视频通话中传出。

夏油杰不自觉露出柔和的微笑。

思忖了片刻,他径直走到沙发边伸着脑袋也在往那边好奇看的女孩旁。

“猫猫。”

冷不防在边上响起的声音将小朋友吓得小小地窜了一个激灵。

见她缩了缩小脖子,仰头看过来,虽然依旧警惕着,却也终究没跑掉。

夏油杰这才俯下身,温声询问:

“要不要来和我一起去给爸爸挑礼物?”

夏油杰的心情有一点复杂。

他并没有想到从小到大都受妇孺欢迎的自己,居然会被眼前的小女孩果断拒绝。

被自己问询到“要不要一起出门”的猫猫几乎一秒也没犹豫地猛摇头。

小家伙甚至在他想要将人从沙发后边牵出的一瞬,应激反应地缩起小肩膀、避开他下落的手猛然蹲下。

最终,这孩子非常具有防御意识地抱住小脑袋,当场化身成了一只怂叽叽的小蘑菇。

夏油杰:“?”

还在因为刚才的事情闹别扭吗?

不对,这种反应似乎更加接近害怕那么就是之前的事情了。

看来自己cos的“亡灵僧侣”给她造成的阴影并未完全消除。

夏油杰有一点心虚。

索性他记起五条悟告诉他的小妙招。

新脑袋并不聪明,基本上只要换一套装束改变个发型小家伙就认不出来了。

于是,等到再次折返到沙发那只小蘑菇身旁的黑发教师以爽利高马尾、撞色棒球服配无框眼镜的形象重新向其搭话时——

懵懵懂懂仰起小脑袋望了他一两秒的猫猫,终于乖乖巧巧地将手放到了对方伸出来的手中。

合格了!

某人在心中无声泪目。

“我带她出门一趟。”

和几名高中生打过招呼,夏油杰将走路慢吞吞的猫猫牵到玄关处。

在小家伙自己坐下很主动地将小脚不太灵活套进新买的小皮鞋时,绕到她身后的夏油杰忍无可忍地终于找到机会将这倒霉孩子脑袋上一直顶着的高低双马尾拆下、重新绑好了。

“叽。”

穿好小鞋子的猫猫缓缓站起来。

呆呆地仰头看了看因强迫症被满足而表情舒畅的夏油杰,又抬手摸了摸自己已经完全齐平的双马尾,甩了甩,没有放在心上就要继续往门外走。

“吧唧。”

没曾想才走一两步就直接撞上了刚从虚掩的门外进来的一人。

“啊,抱歉,”

手疾眼快的家入硝子将险些第三次摔个屁股墩的猫猫拎起来。

“我刚刚没看到。”

她将有点晕乎乎才站稳的小矮子放好了,俯身安慰地摸摸她的小脑袋,才转头问夏油: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