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动不安 (第1/2页)

资金拉满的后果就是!

这个鬼屋效果实在是太真实了!

刚入内就能感受到丝丝寒意划过肌肤,四面八方传来似有若无的惊悚音乐,叫人头皮发麻。

花鸣原本是无神论者,但是在经历扯淡的重生后,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是有神论者。

所以,既然有神灵的话,诡怪肯定也有吧?

走进鬼屋,头顶的灯光骤然暗淡,头顶昏暗灯光带来沉重的心理压力,更别提眼前都是一些造型诡异的血衣、尸体、骨头。

往前走去,脚底踩到无比真实的黏糊感,让花鸣头皮发麻。

“……有必要这么逼真吗?”花鸣不安地念叨着,开始痛恨自己给忍足他们班级批的资金太多!

迹部的目光相当平和,淡淡睨她一眼,嗤笑:“怕了?”

“咳咳,那倒也不至于。”死鸭子嘴硬的花鸣即便是被鬼屋硬控也绝不承认自己害怕。

面对她的嘴硬,迹部微笑,眼底嘲笑意味颇浓。

两人往里走去,黑漆漆,伴随着诡异空洞的音乐,心理压力倍增。

四周阴森恐怖,耳边是诡异的声音,花鸣克制不住地左右看去,生怕从不知名的角落窜出来个什么东西。

一棵柳树突兀出现,花鸣的目光被吸引,就算是恐惧也抵挡不住她的吐槽:“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有柳树?”

迹部摸了摸下颌,猜测应该是吓人用的。

就在她疑惑抬头往上看去,柳树垂落的叶子往两边散去,从密集的叶子里突兀地冒出一个脑袋!

一个脑袋!

“啊——啊啊啊!”尖叫声响起,花鸣控制不住的地住迹部的手腕,面色铁青。

那脑袋唰得一下睁开眼,两行血泪从眼角流出,白衣飘飘,举起双手——

迹部条件反射地移开脑袋。

果然、下一秒。

“啊啊啊啊!”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再次响起。

女鬼对女生的尖叫习以为常,诡脑袋嘴角上扬扭曲,缓慢睁开眼,看到了某个被吓得不起的少女以及——迹部?

迹部?

迹部君?!

“迹、迹部君?!”意识到眼前的人真的是迹部,女鬼瞬间忘记自己的工作内容,正准备多和迹部说几句,结果捆在腿上的绳子开始往上收。

“放开我!放开我!”少女气鼓鼓地叫到,恐怖的气氛消散一空。

原本还满眼恐惧,结果听到少女的怒斥,花鸣顿时绷不住了。

眼神古怪地看向身旁的迹部,不得不感叹,论颜值的重要性。

迹部少见地无语。

两人默契地跳过那个无厘头的鬼小姐。

以为结束了,花鸣刚顺着标志往一侧走去,打着昏暗灯光还带着血迹的枯井进入眼帘。

“砰——”

从井里弹射出一个骷髅!

猝不及防被吓到。

眼看花鸣就要被砸中,迹部眼疾手快直接拉住对方的手腕,顺势扯过花鸣,堪堪躲开后,依旧被吓到,面色瞬间苍白,整个人踉跄一步往后倒去。

不等她站稳,花鸣又微妙地感觉自己的腰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扫过,隔着轻薄的校服,带起战栗,头皮发麻。

“啊啊!”尖叫声起,又被吓到的花鸣瞬间拉紧迹部的衣襟,此刻已经顾不得什么礼仪了。

原本应该缩回去的骷髅弹了出来,撞到了一旁的架子,发出一阵巨响。

猝不及防地被抱了个满怀,迹部的身体被她拉扯,不自觉往一侧偏移,伸手扶住不知名的东西,另一只手条件反射地搂住对方的腰。

“北川,冷静点。”迹部开口,声音少见的有些沉闷。

不得不说,女性尖叫的杀伤力果然很强。

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手掌温度与手指上那并不柔软的茧,温热的温度正好覆盖刚刚扫过她腰的不明物。

花鸣意识逐渐回笼。

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温热的手掌搭在冰冷的肌肤上,好似一阵电流划过,整个人像是过电,自脊骨泛起一阵酥麻,直冲天灵盖。

粗糙的老茧似乎与眼前的少年并不相称。

两人的距离在瞬间被拉近,极度靠近,甚至有种彼此的呼吸都变得交缠黏糊的感觉。

迹部站在黑暗中,低垂着眼睑静静看她,随着低头的动作,额前的紫灰色碎发扬起一点点弧度。

四周陷入诡异的沉默。

花鸣有点走神,感官在瞬息间被对方接触自己肌肤的手掌给吸引,目光毫无焦距的注视迹部的脸,那双漂亮精致微微上挑的凤眼尤为夺目。

手掌稍加用力,原本往后倾倒的身体被扶住,回过神的花鸣立刻看向自己手臂处,修长如玉的手指还未离开,两人间的距离显然已经打破公共距离的尺度。

不需要仰头,她能够清晰的闻到一股浓烈却不难闻的玫瑰香。

馥郁且浓烈。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