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章 (第1/3页)

秘书从局长办公室出来时还心有余悸,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见了什么。

每次他从岑寻枝那儿回来,都会有一堆同事凑过来问这问那。

没办法,局长这朵高岭之花平日里和其他人的交流少之又少,他们想了解点儿八卦,也就只能从秘书那里知道了。秘书回想着刚才的所见所闻,不敢说。

怕上司的秘密抖出来,自己可能就没命了。

那可是杀敌如麻、斩兽不眨眼的岑少将!

其中一个同事谨慎地到处看看,确实梁施也不在后,关上门兴奋搓手:“来吧来吧,我们肯定会帮你保密的!”其他同事纷纷点头。

秘书为难片刻,自己也没忍住:“好.....是这样的,我进去的时候,岑Sir,岑Sir他居然在光脑上看幼儿食谱....!吃瓜群众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

什么食谱?

幼、儿、食、谱?!

那个几乎要把讨厌小孩写在脑门儿上的岑局长,居然在看小孩的菜谱?

这真的合理吗?

同事们各有各的猜测,可是他们再想挖掘什么,和他们同样震惊的秘书也答不出来了。

另一边,又双聂發成为单位八卦中心的岑寻枝对此无知无觉;虽然就算知道了,他也不在意。

他身上有过那样多的苦痛回忆和疮疤,若每个人打量的眼光都要成为一柄新的箭矢,灵魂早就千疮百孔了。不过,秘书倒是没看错:他真的在看幼儿食谱。

如果按照小於的本源,垂耳兔,那么是个纯纯的草食动物,食谱上出了花花草草顶多是点儿水果。

但垂耳兔这一族有化形成人的本领,既然形态发生了变化,饮食结构也会跟着有所不同。

据休斯医生提供的信息,化形后的小兔子们是可以少量地尝试更多种的食物的,甚至包括肉类

他自己是个不挑食的人,KFC每天变着花样做各种美食。

小幼崽每次在旁边看,闻着香喷喷的其他菜

都眼馋得很。

贸然给小家伙改餐,可能会出现消化问题。

保险起见,还是一点点儿掺吧。

考虑到营养全面、荤素搭配、身体成长等各个问题,岑寻枝有点不放心让

没有自己长大过、也没有照顾过孩子的KFC直接定菜谱,干脆自己来

反正,就算是领导,上班也是要摸鱼的。

他正比对着奶酪焗蔬菜拌鸡胸肉和番茄牛肉薄饼哪种适口性更强,有人敲门。

有了方才差点儿(他以为)被秘书看见菜谱的教训,岑寻枝这回先关了页面,清了清嗓子:

"请进。

他看见来人,怔了一下。

那日单方面的偶遇已经过去几周了,岑寻枝还在思索怎样不着痕迹地与梁施打探打探程家里那个孩子,究竟和小於有没有关系,或者说究竟是不是垂耳兔,没想到梁施主动找上来了梁施关好门,先是面色如常向岑寻枝报告了一下今天的工作。

末了,磨磨蹭蹭开口。

“少将,可以不可以借我一点....

实在难以启齿。

认识这么多年,岑寻枝还没见过他这副窘迫的模样,纳闷道:“要借钱么?多少,我转你。”

梁施摇头:“不不不,不是钱。我是说,您家里的.....

岑寻枝警惕,总不能是借他的小兔崽子吧。

梁施也看出上司好像想歪了,连忙摆手:“不,不是小家伙。我是想,您后院里的绒绒草,可以借我一棵吗?或者一片叶子也行。”不是直接把小兔崽子绑走就好。

岑寻枝松了口气,紧接着又狐疑道:“你要绒绒草做什么?”

梁施的精神力非常稳定,哪怕当年打仗时都没怎么波动过,在一群时常不分白天夜晚做噩梦的士兵中笑傲全场,很是叫人羡慕。据他所言,别说效力极高的绒绒草了,就是普通平替的精神力安抚类药物,他从小到大都没用过:根本用不上。有什么事儿,需要他在上班时间来找顶头上司借绒绒草?

梁施支支吾吾:“.........跟您直接说了吧!我和司法庭的程副庭长在尝试着交往。”

他悄悄瞄了眼上司,看起来神色镇定,没有动怒,便继续说下去

“她最近头疼得厉害,去医院检查过了,应当是精神力的问题。但是现在实在没有

有途径买到新鲜的绒绒草了,所以我想向您讨一些一一哪怕只是一片叶子。能让她舒服一点儿就成岑寻枝挑挑眉,他的确没料到这小子会全盘托出。

绒绒草早在百年前就开始集体病死枯死,现在存活的植株少之又少,就算活着也萎靡不振。

兔兔幼惠到来之前,岑寻枝家里的那片虽然没死,但也没好到哪儿去,光芒大盛到随时会飞蛾扑火般粉碎。然而那也是极为珍贵的一小片了。

他虽然战功赫赫,但也不该拥有这样多的植株。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