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第1/3页)

红酒?

芒果布丁配红酒吗?好奇怪的搭配啊。

但是会长要这么吃肯定有他的道理。

邵野点点头,把席观明的话记下。

这段时间他差不多把自己的生活用品和日常换洗衣服都搬了过来,他一边从箱子里翻找去会长家里能穿的衣服,一边思考哪个酒庄里的红酒比较好,适合搭配布丁。席观明在他身边蹲下身,帮他把扔在一边的衣服捡起来整齐叠好,放回箱子里。

收拾好换洗的衣服后,他们去洛斯汀带了一份芒果布丁,就开车离开了金雀花。

席观明的家在郊外,离金雀花不远,是他自己在两年前买的一栋二层小别墅,他其实不常来这里,但是会请保洁阿姨每周六会来做一次打扫。今天是周日,家里看起来还算干净,见不到什么灰尘,别墅里的装修跟宿舍差不多,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和电器。席观明带着邵野上了二楼,推开他的卧室门,对邵野道:“家里其他的房间都没收拾,今晚跟我一起睡,可以吗?”“行啊。”反正在学校里他们也是一起睡的,邵野进去后直接把装着自己衣服的背包放到卧室床头的柜子上。席观明站在门口看他,唇角噙着笑,怎么这么好骗?

“想吃什么?”他问。

“都行,”邵野转过身问,“会长你会做饭吗?”

席观明道:“会一点,不过家里没买厨具,冰箱里也没食材,今晚只能定外卖了。”

邵野无所谓,他不挑食,别太难吃就行,他好养活得很。

吃完饭后,邵野把芒果布丁从冰箱里拿出来,他用勺子在上面拍了两下,整块布丁便duangduang抖动着。席观明微微眯着双眸看向餐桌上的那块布丁,他喝了一口杯中的白水,换了个坐姿。

邵野敲完之后,抬头又问他:“会长你真的不吃一点吗?很好吃的。”

席观明放下水杯,摇了摇头:“我等会儿有吃的,你自己吃吧。”

邵野便自己把整块布丁全部吃下,他坐在沙发上满足地揉着肚子,吃饱喝足,觉得人有些困了,但是这个时间睡觉好像又太早了。“困了就先上床睡一会儿吧。”席观明好心对他道,毕竟等会儿可能是没法再睡的。

反正现在是假期,明天不用早起上课,睡一觉好像确实没什么不好的,邵野打着哈欠往楼上走去,上了两层台阶,他意识到有点不对,回头问席观明:“会长,你不上楼吗?”席观明坐在沙发,转头对他道:

“你先上去吧,我在网上买了点东西,等会儿送过来。”

邵野哦了一声,也没问席观明买了什么,慢吞吞上楼去了。席观明在楼下等了半个多小时,门铃响起,他等的东西送来了。席观明拿着密封的包裹,又拎了一瓶提前醒过的红酒,这才慢悠悠地上了楼去。卧室里,邵野躺在他的床上已经睡着了,席观明站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觉得哪里都很好,只是有一点不好,他身上的衣服没有脱干净。怎么能这样就上床呢?

席观明没急着叫醒他,他转身在床边坐下,慢条斯理地拆着包裹,把里面的物品全都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型号和日期都没有问题,他将它们按照等会儿使用的顺序在柜子上一一摆好。房间里灯光昏黄,邵野睡得好像更加香了,席观明依旧没叫他,他打开手机调了调低音量,找了两个小视频先学习一下。邵野这一觉睡了三个多小时,席观明在看完视频后去隔壁房间又拿了两个枕头过来,觉得等会儿可能会用得到,然后去浴室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新衣服。回来时见床上的人终于要醒了,他俯下身,亲了亲邵野的嘴角。

“会长?”邵野睁开眼,出声问。

他一张嘴,席观明的舌头顺势探入他的口中,在里面肆无忌惮的扫荡,到处都是芒果布丁的味道。邵野刚醒来,意识还不是很清醒,瞪大眼睛任由席观明从他口中汲取甜蜜的津液。

席观明亲得太用力了,邵野简直有一种自己整个人都要被他吃下的错觉,但是又有点舒服,亲得他全身的骨头都要软了,会长为什么这么会亲!许久后,这个吻终于结束,席观明一手扣紧邵野的右手,将它压过头顶,另一只手则是灵活地解开邵野衬衫上的扣子,他看着邵野那张满是红晕的脸,低下头,又亲了亲他的唇,问他:“喜欢我吗?”灯光迷离,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茉莉看气,邵野看着眼前的席观明,怎么觉得会长比他睡觉前更好看了点?他下意识回答:“喜欢。”“真的喜欢吗?”席观明问他。

“真的喜欢啊。”

“说实话。”

他说的已经是实话了,邵野只好再次重复一遍:“喜欢。”

“那爱我吗?”席观明又问。

他的吻从邵野的嘴角一点点向下,到他的脖子,他的肩膀,他的锁骨,还要继续向下,手上的动作也丝毫没有停止,五颗扣子只剩下了最后一颗。没有得到邵野的回答,席观明轻轻咬了他一口,问他:“怎么不说话?”

邵野感觉到微微的疼痛,他带着疑惑低头问:“爱和喜欢不一样吗?”

席观明抬眸对上

最新小说: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点天光 末日杂货铺[废土经营]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未来吃瓜群[无限] 贵族男校的路人炮灰突然变美后